快捷搜索:  as  创意文化园  2102  1899  2313  2260  2008  1858

usdt交易所(www.caibao.it):韩慰安妇受害者索赔案宣判,日方“绝不接受”背后的两国恩怨

  70多年余恨难平的韩国慰安妇,一直以来都未放弃对日声讨,索赔之路异常艰难。日本政府坚持以为“慰安妇问题已获得解决”,无法接受韩国方面近年来连续不停的追究。这一历史问题成为日韩上空难以消失的阴霾,1月8日韩国法院的一纸讯断给两国关系再添波涛。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1月8日就韩籍慰安妇受害者对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赔诉讼举行一审宣判,判处日本政府向慰安妇受害者每人赔偿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

  首尔中央法院在讯断中示意,日方看待慰安妇的方式是“反人性的犯罪行为”,不适用“国家主权宽免”原则,即国家的行为和财富不受(或免受)他国立法、司法及行政的统领。

  “(日本政府)绝不接受。”日本首相菅义伟的回复应声而来,以“国家主权宽免”为由拒绝应诉。据日本时势通信社报道,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8日的记者会上说,日方不会遵守韩国法院的讯断,凭据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包罗“慰安妇”问题在内的赔偿请求权问题已经获得完全解决,“对于讯断深表遗憾”。

  在过往的一系列韩国慰安妇索赔案中,日方基本都以上述说法回应,从未应诉,而此次态度更为强势。日本外务省8日召见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提出抗议。外务省官员示意:“在国际法和知识上,这都是绝不合理的讯断。”

  近两年来,日韩双方本就因二战强征劳工问题、出口管制问题僵持不下,慰安妇索赔案无疑使矛盾进一步激化。

  2021年1月8日,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接受媒体采访。  本文图均为 人民视觉 图

  慰安妇受害者7年索赔之路

  “这是韩国法院首次认定日本政府应该对二战时期日军的性奴役行为卖力。”人权组织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韩国分支组织的主任尹智贤(音译)8日对美国《纽约时报》示意,这次裁决意义重大,为慰安妇幸存者追求正义开拓了门路。

  韩国慰安妇援助组织“韩司法与纪念委员会”(KCJR)也示意:“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是慰安妇与日本政府匹敌的一部分,“日本政府应该尊重裁决,并支付赔偿金。”

  然而,这一索赔案中的12名慰安妇原告,至今在世的仅剩5人。而且,日方既未出席案件审理,也拒绝拒应诉,这意味着落实赔偿裁决并非易事。

  此案要追溯至2013年的炎天,裴春姬等12名慰安妇受害者向韩国法院提出民事调整申请,称日本政府在二战时期诱骗或强迫她们充当慰安妇,要求日偏向受害者每人支付1亿韩元的精神赔偿金。

  日本方面拒绝民事调整,在原告要求下,2016年1月该民事调整转为诉讼,被移送法院举行正式审理。日方仍然拒绝接受诉讼文书,韩国法院为推进审理程序,将诉讼文书在网络上公布(在公示一定时间后即视为送达),并于去年4月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

  开审后,日本政府以国际法上的国家主权宽免为由,要求驳回起诉,而原告主张可以追究日方的赔偿责任。

,

Allbet Gmaing官网

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从慰安妇受害者提出索赔到法院讯断,前后历时约7年。据韩联社报道,首尔中央法院8日示意,综合多种证据资料和法庭争执,认定被告(日本政府)有非法行为,原告遭受了难以想象的身心创伤却未能获得应有赔偿,以为原告提出的精神损失赔偿金额合理,支持原告诉求。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日方拒不应诉主要有3个理由,其一是基于“国家主权宽免”原则;其二是凭据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日方以为慰安妇问题已获得“完全且最终的解决”;其三,2015年日韩政府已就慰安妇赔偿与致歉杀青协议。

  日本京都产业大学天下研究所主任东乡和彦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示意,从道义上来说,日本需要负担一些责任,然则从执法层面来看,韩国无权宣称日方有罪。若是韩国法院试图没收日方财富来推行讯断,“韩国和日本将无法维持正常的外交关系”。

  2021年1月8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外,一名行人走过。

  日韩之间解不开的结

  日韩两国就慰安妇问题一直存在争议,这是横亘在两国关系改善门路上的一大难题。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上台后,一再敦促日本正视真相,向受害者至心致歉,而日方并无让步之意。

  据韩国MBC电视台报道,朴槿惠就任韩国总统之初,曾强烈批判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态度,并将“慰安妇”问题作为韩日首脑谈判的前提条件。那时,美国以协调者的角色推动日韩之间杀青慰安妇问题协议。

  由此,朴槿惠政府的态度发生主要转变,两国政府于2015年12月28日“闪电式”签署《韩日慰安妇协议》,双方同意“最终和不可逆转地”解决慰安妇问题。根据协议,日本承认在“慰安妇”问题上负有责任,并向韩国政府主导的“息争与治愈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但日方否认这笔钱是对慰安妇受害人的抵偿。日本政府也拒绝就慰安妇问题负担执法责任,也拒绝提供“国家赔偿”。该协议在韩国社会引发强烈不满。

  韩联社剖析指出,韩国政府那时签署这份协议实际上是迫于美国方面的压力,美方的目的是通过调整韩日矛盾来强化美日韩同盟,这一点在韩国已是“公然的隐秘”。

  日韩杀青协议之后,日本仍未正视慰安妇问题。据新华社报道,2016年2月,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举行对日审查集会,日本政府在集会上公然否认日军强征“慰安妇”行为,并在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等场所强调“日本军性奴隶问题”中“性奴隶”说话是对日本的中伤。

  文在寅2017年就任总统后,对慰安妇问题举行重新审阅,韩国外交部工作小组对《韩日慰安妇协议》观察时发现,协议存在“非公然内容”,包罗韩方答应将与有关整体协商解决韩国海内“慰安妇”少女像等,一度在韩国掀起轩然大波。文在寅在2017年年底明确解释,协议解决不了慰安妇问题,将制订后续措施。

  日方原以为2015年的协议已了却慰安妇争议,没有推测韩国重新追究。2018年年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上直言:“无法接受(韩方的后续措施)”,敦促韩国继续推行协议。

  现在日本首相已换人,态度仍然强硬,菅义伟8日示意,不接受韩国法院的裁决。

  现在的慰安妇受害者索赔案自然让人联想起此前引发日韩两国关系紧张的强征劳工案。韩国法院判处两家日本企业向二战时代强征的韩国劳工作出赔偿,并下达了扣押被告日企在韩资产的下令。日方同样以为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解决此类问题,强烈否决韩国法院的讯断。

  日本静冈县立大学教授奥茴秀树对NHK示意,此次慰安妇索赔案的裁决下达后,韩方可能会扣押日本在韩财富,这将迫使日本接纳对应措施,如此一来日韩关系恐陷入严重危急。“从历久来看,日韩关系不仅是两国之间的事情,从亚太地区的稳固来看也需要保持优越关系,而不应该放任现状。”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