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创意文化园  2102  1899  2313  2260  2008  1858

usdt充值接口(www.caibao.it):董少新:悼念蔡鸿生先生

USDT自动充值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董少新:悼念蔡鸿生先生

2021年2月15日,著名历史学家,中山大学历史学系退休教授蔡鸿生因病逝世,享年89岁。

蔡鸿生(1933-2021)

去年12月27日,师妹见告蔡先生生病住院了,那时便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妙,心里为蔡先生默默祈祷。昨天下午,噩耗照样传来了。悲痛之余,脑海中满是蔡先生的音容笑貌,以及康乐园中向蔡先生问学时的点点滴滴,不觉泪眼朦胧。

1997年冬,我在兰州大学历史系读大四,准备报考中山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那时教我们中俄关系史的王希隆教授在一张纸条上给我写了“蔡鸿生”这个名字。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蔡先生。厥后与中大历史系联系得知那一年蔡先生不招学生,我便报考了章文钦先生的硕士生。记得专业课考试中有一道论述题,谈对陈寅恪“今日治学,当以天下为局限,重在知彼,绝非凭空捏造之比”这句话的明白,只管自己答得肤浅,但做学问要有天下的眼光,要领会国际学界的功效,这一要求却是从那时便切记的。厥后读蔡先生的书,推测这道题应是蔡先生出的。

1999年4月,我购买了蔡先生刚出书的《唐代九姓胡与突厥文化》,整个暑假认真拜读学习了这部著作,深为蔡先生以简明清新的文字誊写生僻冷门之历史的功力所折服。读后我写了一篇《互证以求真——试谈〈唐代九姓胡与突厥文化〉之史料运用》,从史料学的角度谈了我的学习心得。那时中大历史系正在选拔直博生,林悟殊先生原本没计划收我的,厥后看了我这篇不成熟的小文,决议收我为徒。可以说蔡先生的这部著作不仅使我提升了治学方式,也为我提供了进一步深造的机遇。

我念书的时刻,中大历史系永芳堂一楼是资料室,蔡先生经常在那里看书。中大四周有一个名为“学而优”的书店,另有一家“树人书店”,也是蔡先生常惠顾的地方。我经常在这些地方与蔡先生相遇,借机向他讨教,经常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

2000年,我大致决议以西医入华史为博士论文选题,但那时对这个问题的熟悉还很皮毛,不知该从什么角度写,也不知道能提出和解决什么问题,因此多次讨教蔡先生。我至今保留着一份2000年12月1日向蔡先生问学时的条记,记录着蔡先生在两个多小时中向我指明的一些可能的偏向,包罗重视疾病史(尤其是广州口岸的外来疾病,包罗梅毒等),重视社会医疗史(中国传统社会的慈善整体,并告诉我在台湾兴起不久的社会医疗史及其功效),关注差异人群(尤其是女性群体、儿童、地方士绅和医生),西方有用的史学理论要落到实处(蔡先生告诉我法国年鉴学派若何通过研究衣食住行等生涯方式来考察社会变迁),注重医疗与传教的关系(蔡先生举了释教中“医僧”的例子),教训我要重视在集部中挖掘史料,等等。蔡先生就像讲课时写板书一样,在我的条记本上写下了“艳史、病史、风骚史、血泪史”,“以华情学梵事”等文字。

在博士论文撰写历程中,蔡先生多次为我提供资料信息,例如他告诉我翻阅王锡褀的《小方壶斋舆地丛钞》、屈大均《广东新语》、仇巨川《羊城古钞》等舆地文献,建议我读一下周作人《过癞》一文,提醒我注意故宫博物院关雪玲女士的研究功效。蔡先生多次给我讲布罗代尔和汤因比的学术理论,前者加深了我们对历史学的“时间”的明白,后者突破了国别史的框架,将“文明”作为历史学研究的空间单元。在写博论写不下去的时刻,蔡先生告诉我,不妨读一读人人的文章,他建议我读陈寅恪的《三国志曹冲华佗与释教故事》《崔浩与寇谦之》《支愍度学说考》《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等文章,深入体会陈寅恪若何剖析问题。

修业康乐园最大的快乐,就是聆听蔡先生的讲座了。蔡先生学富五车,每次讲座都引经据典,妙语连珠,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带着我们在“学境”中徜徉,让我们感受到史学的真正魅力。蔡先生说,二十四史以前是用来读的,厥后是用来查的,再厥后就是用来铺排的;他念书的时刻,最少要通读前四史,但现在的历史系学生很少系统读这些基本古籍了。针对我们“营养不良”的状态,蔡先生专门做了一次“为自己的学业进补”的讲座,为我们开了进补良方:“二陈丸,一钱汤”,即研读陈寅恪、陈垣和钱锺书的经典论著。蔡先生通过剖析陈寅恪《述东晋王导之功业》、陈垣《从教外文籍见明末清初之天主教》和钱锺书《诗可以怨》三篇文章,总结三位学者的学术气概分别为“发覆”“表微”“买通”,警告我们要不停研读这些名家之作,“边干边补,没有止境,要终生进补”,以“拓宽眼界、引发逸兴和开启心智”。蔡先生又多次做了与陈寅恪治学有关的讲座,率领我们学习陈氏的学术思想和方式,起劲将陈寅恪的学术思想传授给我们。讲座“陈寅恪史学的魅力”告诉我们要学习陈氏的“覃思妙想”,要如剥洋葱般层层推进历史熟悉;要以小见大,从单一事实追寻发展趋势。讲座“从小说发现历史”讲述了陈寅恪是若何从元稹《莺莺传》发现唐代历史的,提醒我们不可把小说与历史的文化边界绝对化,而要擅于从文学作品中看出历史信息。讲座“从‘头’学起”,通过剖析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教我们阅读和写书时重视“书名”“序言”“目录”和“开头第一句”。我在完成博士论文初稿后,一直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题目来归纳综合,最终的“西洋传教士在华早期行医事迹考述”即是蔡先生敲定的。蔡先生关于陈寅恪学术的讲座另有“‘颂红妆’颂”“陈寅恪与突厥学”“从支愍度学说到支愍度话题”等,都收入蔡先生《瞻仰陈寅恪》(中华书局,2004年)一书中。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我这一代读历史系的学生,正赶上下浪潮、做生意潮,历史专业是最不受待见的。历史系的学生多数家境贫寒,念书时渺茫,毕业时就业难题。蔡先生懂我们所处的逆境和心里的焦虑,因此先生的多次讲座,似乎都是在为我们提振士气、指明偏向。在“历史是奢侈品照样必需品”的讲座中,蔡先生讲述了历史知识在知人论世、求真和拓展心灵等方面的价值,激励我们认真念书,学以致用,做“有心人”,在21世纪成为“有识之士”。2000年9月在中山大学研究生开学典礼上,蔡先生以“学风、学位和学问”为题揭晓演讲,告诉我们“学风问题从根本上讲是看待知识的态度问题”,首先要“戒浮”,钱大昕给自己的书斋起名为“潜研堂”,意思是说只有潜下去,才气举行实事求是的研究;第二要“戒俗”,要勇于走差异的路,勇于创新;第三要“戒骄娇二气”。蔡先生常跟我们讲治学、治生与治心之间的关系,由于生涯、环境所迫,做一些“治生”(营生)的事情,这是可以明白的,但只要解决了温饱的基本需求就不要遗忘治学,更不要遗忘治心。而在我看来,蔡先生念书、做学问即是以治心为目的的,唯其如此,才气够做到“念书不愿为人忙”,才气够淡泊名利、为自己的精神修行而念书。蔡先生在《学境》“序引”中说:“学术境界,说到底是一个精神境界问题。”又在《读史求识录》中专设一讲名为“精神产物与精神家园”,讲到“寻找精神家园,实际上就是向心里回归”。

蔡鸿生教授部门著作书影

我从事历史学研究已经20余年了,回想起来,我对历史学的有限的认知,多数来自蔡先生的启蒙和谆谆教诲。蔡先生引用钱锺书《诗可以怨》“成为某一门学问的专家,虽然主观上是自满的事,而在客观上是不得已的事”,让我们明白治学上的“专”与“通”的关系,这一点在我日后治专门史的道路上尤为主要;他告诉我们时、地、人为史学三要素,并引用恩格斯的话“有了人,就有了历史”来强调历史学要“以人为本”,我近年对物质文化史和全球史均产生了粘稠的兴趣,在研究历程中会有意识地制止“见物不见人”“重网络而轻人”的倾向;蔡先生还告诉我们在史与识的关系中,“识”至关主要;形象头脑、逻辑头脑之外另有历史头脑;中外关系中,中西关系最为主要,中西关系中又分为“二西”,即中国与西域的关系和中国与西洋的关系,而在处置中西关系时要尤其重视亚欧大陆器械两头的“中间环节”;蔡先生常引陈寅恪“士之念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警告我们要脱俗创新;蔡先生的文章,无论是对“昆仑奴”“辛押陁罗”的考证,照样对“哈巴狗”“阿滥堆”的研究,无不以小见大,把对“人”“物”的考证置于中西文化交流的大脉络之中。

蔡先生的文章多为短篇,著作均在两三百页之间,语言简练易懂,文字清新优美,读来轻松愉悦。在蔡先生的论著中,我们读不到“填补空白”“重大发现”“主要功效”一类朴陋无味的词汇,而常读到的是“在求知的道路上,小我私家取得的学术功效寥若晨星”,“也无非是一束并不丰满的谷穗而已”这样的谦逊语句。蔡先生的文章,就像一杯清茶,回味无穷。我现在甚至有一个习惯,当读了太多“油腻”十足的文章后,就取出蔡先生的书读几页,用以解腻。

脱离康乐园时间长了,难免会沾染庸俗。因此,每次去广州,都市找机遇参见蔡先生。与蔡先生谈天,如沐东风,涤荡掉身上的庸俗。2020年7月14日,我趁到广州考察之机,与师弟师妹登门拜访蔡先生和蒋师母,本计划只聊半个小时,效果相谈近两个小时。聊到人生态度,蔡先生说:“我在中大任教五十年,从未有人见我扬眉吐气,也没人见我没精打采。”并以古人语“行出于己,名生于人”相赠;又教训我们要区分学理和事理、艺术的真实和生涯的真实,就如营养学和美食的差异。蔡先生希望我们不要妄想身体的享乐,由于“身体舒服了,精神就会腐蚀”,他希望我们能“做自己精神的监护人”。

董少新教授与蔡鸿生先生合影

但多年以来,蔡先生一直是我们精神的避风港湾。当我们无法守护自己的精神的时刻,回到港湾就会获得抚慰,燃起继续前行的希望。师妹曾玲玲说:“这些年,找不到偏向的时刻,稀奇降低的时刻,就找出蔡先生的书来读,心里逐渐镇静。”师弟张小贵说:在中大念书的那些年是“我们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光”。

从蔡先生家回到旅店后,我给蒋师母发信息表示感谢。师母回复说:“多年未见,总有说不完的话。看到你们一个个都成栋梁之材,真的喜悦!蔡先生不停地说,说明他开心!永芳堂已经关闭几年了。这几年,蔡先生没有地方可去。永芳堂的书库,是先生心中的最爱,也是那一辈人的心中所爱。惋惜书库没了,断了他们的念想。现在唯一可解书愁的只有学而优(书店)了。今年疫情,也很少去了。先生的心里是寥寂的。有人和他对话,谈学问,他会很喜悦!谢谢你们!”我读完师母发来的信息,已是泣如雨下,更没想到的是,那一次竟是与蔡先生的诀别……

愿蔡先生的治学精神、学术思想和人生态度永存于我们的心中。先生安息!

2021年2月16日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